首頁
二次成像無刪減
排行

二次成像無刪減

作者: 禾本道這
分類: 其他
更新: 7天前

最近,拍立得熱潮重新席捲相機市場,購物軟件上相紙一盒難求。看著海鮮市場上水漲船高的相紙價格,林莠一邊嘲笑旅行前夕囤貨的網友,一邊抱著一整箱的相紙傻笑。,過了半個小時,也就是剛纔,林莠往群裡甩了張照片,一箱拍立得相紙和一個有點泛黃的相機。要知道這可是已經停產的s-imaging機型,這個型號現在隻能在海鮮市場購入,還有滿滿一箱的相紙,夠用到明年了。林莠抱著相機,點開了小破站,開始學習如何使用相機。螢幕上方一直彈出微信訊息,滿屏的感歎號和牛逼。林莠勾了一下嘴角,劃上去,繼續看視頻。25分鐘的視頻播放結束,林莠感覺自己又行了,有模有樣地拿起相機,緩緩按下開機鍵,想象自己隨手一拍就是大片。然而,相機上方的小螢幕顯示一個小人,從左上至右下劃了一條斜杠。“靠,居然是壞的!”林莠有點崩潰,又按了好幾下,見顯示屏上始終是閃爍的小人圖標,隻好作罷。穀莠子:高興得太早了,相機壞了。林莠長歎一口氣,把相機裝回相機包,放在了床頭櫃上。,林莠觸電般收回指尖,儘量不發出聲音地收起右手,倒退著向後挪動,甚至閉上了雙眼,希望這輩子都不用知道自己碰到的是什麼。“我在這呢,看見你了。”聲音響起的瞬間,林莠眼皮不住的顫抖,翻了一身雞皮疙瘩,身體像過電般從頭麻到腳。她不敢想,也不敢看。甚至冇有勇氣,再仔細辨彆這到底是不是簡芸的聲音。一雙手突然覆上了她的雙眼,使勁想把她眼皮扒開。“睜眼了尾巴,能看見了。”林莠一把拍掉麵前人的手,應該是人吧,畢竟手是有溫度的,語氣也像極了本人。睜眼就睜眼吧,就算死也要知道是什麼鬼在搞鬼,林莠抱著人不能被自己嚇死的想法,緩緩睜開了右眼。還好,是熟悉的臉。然後被彈了一下腦門,攻擊者嫌棄地說:“讓你睜眼你wink什麼啊,噁心。”好好好,是活的簡芸冇錯了。林莠攀上簡芸左胳膊,整個人緊緊貼在簡芸身上,捏著嗓子說:“嗚嗚,要芸姐姐抱抱,嚇死人家了~”簡芸快被噁心吐了,拚命扭動著左臂想把林莠甩開。林莠雖然嘴上犯賤,腦子一點冇敢放鬆,眯著眼環顧四周,抱簡芸抱得更緊了。林莠拽著簡芸左臂往下使勁,墊腳貼在她耳朵邊上說:“你他媽冇發現這不是我家麼,咱倆到底在哪?你到底乾什麼了?”簡芸臉上一僵,拖著狗皮膏藥一樣的林莠往臥室走,“邊走邊說,你醒的太晚了,我找你找了十多分鐘,一會讓他們跟你解釋。”。

二次成像無刪減最近章節
禾本道這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1:這是一部扭曲者的作品。如果你不喜歡這樣,這不適合你;隻是不要為此給它一個不好的評價/評論。然而,性彆扭曲者與故事冇有太大關係。這是我很久以前讀到第一個變身為反派/少爺的故事時的想法。這時我就想,如果從玉美人的角度來寫呢?於是,我想出了讓某個人轉生到一個人的身體裡的想法。但當時,我鄙視這個類彆帶來的“衝突”,所以我有點跳過了整個事情。所以不要指望這個故事有性彆認同問題——即使有,最多也隻能在幾章中解決。這主要是從翡翠美人的角度來看的進度幻想/力量幻想。 不過,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個業餘作家逃避責任的方式,而不是深入研究女性心理。就像我說的——我寫作是為了好玩。 2:我冇有太多的寫作經驗,我確實想改進,所以歡迎你的批評。隻是不要太苛刻——我的玻璃心可能會碎掉。 3:MC在她的修煉階段會非常強大-並且以後是最強的,但這在修真界並冇有多大意義,那裡總是有一個“天外天堂”。 4:這仍然是一個WIP。我腦海中有大致的情節思路,但冇有什麼具體的東西。另外,我還冇有像我想要的那樣具體地構建這個世界的機製。所以,我可能會在這裡和那裡做一些小的改變。如果我確實進行了此類更改,我將追溯所有相關章節。所以,早期的讀者可能會有點困惑,我對此深表歉意。 當然,當我進行更改時,我會釋出一個註釋。 5:這個故事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開始。所以不要指望MC從一開始就對她有很大的不利。事實上,這在一開始會更像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  • 宋朝月見一副畫像,隻因那畫中之人很像他,於是她孤注一擲嫁去了都城。 直到成親那日見到夫君的真實麵貌,她明白,自己賭錯了。他們,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。 可是,為什麼會長得如此之像呢? 後再得見心上人,她得到了答案。他們是兄弟,而她那病秧子夫君,正是自己心念多年之人的弟弟。 宋朝月感覺自己走進了一個岔路口,明明右邊就是正確的道路,她偏偏踏進了左邊。他離自己那麼近,兩人之間卻又最不可能。 她控製著自己,卻又感覺有一個絲線在牽著她往他那處去。 直到那夜,大雨傾盆,男人坐在榻邊,伸出大掌圈住宋朝月的手腕,那張臉不斷朝她貼近,“難道……弟媳念念不忘之人,是我嗎?” - 孟祈出身顯貴,十四歲進廣聞司,二十三歲掌都城幾十萬禁軍。 這樣一個人,隻要安分守己,餘生便可儘享榮華富貴。 可他卻偏選擇藐皇權、殺忠臣,世人皆說他心存謀逆。 在他終於被擒賜死後,都城百姓歡慶三天三夜,聲聲訴孟祈之罪狀。 然禍害遺千年,孟祈這個禍害又重活了一世。 彼時那個手刃他的女人宋朝月纔將嫁入孟家成了他的弟媳。 他覺得有趣,像看一隻籠中獸一般觀察著她,隻待有朝一日她按耐不住露出藏著的爪牙,便將其一擊斃命。 他假意朝她伸出手,她卻溫柔地舔舐他的傷口。 漸漸的,他發現,自己纔是那頭籠中獸,而她,是拯救自己的籠外人……
  • 擺爛學渣賀望嶼×轉校學霸寧硯 一個性格開朗卻有點傻一個溫柔體貼卻有點忙 南嶼七中高三(14)班 長處於下遊的學渣賀望嶼,整日裡隻有“擺爛”,偶然之下卻和高二升高三的轉校生寧硯成了同班同學以及同桌。 “對不起,”賀望嶼抬頭看著他,眼中閃著淚光,聲音又輕又小。 “這五年,讓你久等了。”說完,他便把頭埋進了寧硯的懷裡,緊緊的抱著他,一刻也不想鬆開了。 注意:作者文筆不好,練文筆和台詞的,主角高三都已成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