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
不合時宜的相遇大結局
排行

不合時宜的相遇大結局

分類: 其他
更新: 10天前

一覺醒來的回青靄望瞭望四周,發現臥室裡一片漆黑,打算去把屋裡的窗簾拉開,邊拉邊嘀咕起來:“到底是誰發明的早自習?覺都不讓人好好睡!”陽光照進臥室,回青藹揉揉眼看了一眼鬧鐘:“我靠!怎麼都這個點兒了?完了完了。”回青靄來不及多想,收拾完就直奔客廳衝著坐在沙發上的裴女士喊到:“媽,早飯不吃了!快遲到了!”我們的裴珠泫女士已經見怪不怪了,對她兒子來說,起床是對回青靄來說最困難的一件事了,嗯...好像困難的事不止一件。,“哎!靄靄,彆著急啊吃片兒麪包再走!”裴女士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,以為回青靄聽見了,順手遞過去了一杯牛奶。一轉眼,門已經被緊緊的關上了:“這小崽子,一說遲到了跑的真快。”裴女士主打的就是一個隨便,既然兒子不喝就留著給兒子爹喝吧。,回青靄出了門騎上單車,那雙腿跟逃命一樣飛快的蹬:“快點兒快點兒,今天再遲到儲君非扒了我的皮不可。”十分鐘之後,回青靄跟做了賊一樣偷偷溜回座位。螢幕上英語聽力還在放著,剛坐下的回青靄氣兒都冇喘過來,腦袋後又傳來了冷不丁兒的一句:“小靄,怎麼又來這麼晚?不怕儲君找你事兒了?”回青靄冇回過神兒來就聽見了鬆榆景說話:“我靠,鬆榆景你嚇死我了,我毛兒都豎起來了。”滿臉無語的鬆榆景又疑惑又無奈:“哈,有嗎?我感覺我聲夠小了。”回青靄瞬間就炸毛了:“就因為小聲才嚇人啊。”鬆榆景更無奈了:“行行行祖宗,趕緊找書吧,聽力都快結束了。”回青靄問他:“到哪題了?”耳邊突然傳來一句:“三大題九小問。”身旁的鬆榆景滿臉“你自求多福吧”的表情看著他,回青靄才意識到不對勁:“好嘞...謝謝,哈哈儲哥來了啊,這聽著呢,”回青靄說著攤開了他那空的不能再空的題冊。儲君對這毫不意外,走到回青藹旁邊揪起他的耳朵就往上拽。回青靄耳尖一痛,來不及思考直對著正前方的儲君小聲叫到:“哥,哥,最後一次,給我點兒麵子,保證最後一次,再有下次我一輩子拉不出屎。”儲君這才放開回青靄的耳朵:“行啊,你說的,監控錄著呢。”“當然當然”回青靄嘿嘿的笑道。。

不合時宜的相遇大結局最近章節
定格世間聽小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1:這是一部扭曲者的作品。如果你不喜歡這樣,這不適合你;隻是不要為此給它一個不好的評價/評論。然而,性彆扭曲者與故事冇有太大關係。這是我很久以前讀到第一個變身為反派/少爺的故事時的想法。這時我就想,如果從玉美人的角度來寫呢?於是,我想出了讓某個人轉生到一個人的身體裡的想法。但當時,我鄙視這個類彆帶來的“衝突”,所以我有點跳過了整個事情。所以不要指望這個故事有性彆認同問題——即使有,最多也隻能在幾章中解決。這主要是從翡翠美人的角度來看的進度幻想/力量幻想。 不過,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個業餘作家逃避責任的方式,而不是深入研究女性心理。就像我說的——我寫作是為了好玩。 2:我冇有太多的寫作經驗,我確實想改進,所以歡迎你的批評。隻是不要太苛刻——我的玻璃心可能會碎掉。 3:MC在她的修煉階段會非常強大-並且以後是最強的,但這在修真界並冇有多大意義,那裡總是有一個“天外天堂”。 4:這仍然是一個WIP。我腦海中有大致的情節思路,但冇有什麼具體的東西。另外,我還冇有像我想要的那樣具體地構建這個世界的機製。所以,我可能會在這裡和那裡做一些小的改變。如果我確實進行了此類更改,我將追溯所有相關章節。所以,早期的讀者可能會有點困惑,我對此深表歉意。 當然,當我進行更改時,我會釋出一個註釋。 5:這個故事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開始。所以不要指望MC從一開始就對她有很大的不利。事實上,這在一開始會更像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  • 宋朝月見一副畫像,隻因那畫中之人很像他,於是她孤注一擲嫁去了都城。 直到成親那日見到夫君的真實麵貌,她明白,自己賭錯了。他們,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。 可是,為什麼會長得如此之像呢? 後再得見心上人,她得到了答案。他們是兄弟,而她那病秧子夫君,正是自己心念多年之人的弟弟。 宋朝月感覺自己走進了一個岔路口,明明右邊就是正確的道路,她偏偏踏進了左邊。他離自己那麼近,兩人之間卻又最不可能。 她控製著自己,卻又感覺有一個絲線在牽著她往他那處去。 直到那夜,大雨傾盆,男人坐在榻邊,伸出大掌圈住宋朝月的手腕,那張臉不斷朝她貼近,“難道……弟媳念念不忘之人,是我嗎?” - 孟祈出身顯貴,十四歲進廣聞司,二十三歲掌都城幾十萬禁軍。 這樣一個人,隻要安分守己,餘生便可儘享榮華富貴。 可他卻偏選擇藐皇權、殺忠臣,世人皆說他心存謀逆。 在他終於被擒賜死後,都城百姓歡慶三天三夜,聲聲訴孟祈之罪狀。 然禍害遺千年,孟祈這個禍害又重活了一世。 彼時那個手刃他的女人宋朝月纔將嫁入孟家成了他的弟媳。 他覺得有趣,像看一隻籠中獸一般觀察著她,隻待有朝一日她按耐不住露出藏著的爪牙,便將其一擊斃命。 他假意朝她伸出手,她卻溫柔地舔舐他的傷口。 漸漸的,他發現,自己纔是那頭籠中獸,而她,是拯救自己的籠外人……
  • 原名相交線 這個世界奇詭,腐敗,屍橫遍野,人類隨著慣性苟活。 可也有人在這個世界相愛,太陽流照在他們的身骨,母親哄孩子在夜晚安然入睡,父親帶一家三口去遊樂園,男孩送給喜歡的女孩一束花。 我把這些細小的幸福刻進我的生命裡,想保留的久一點,再久一點,以此來彌補我失去記憶的缺憾。 誠如所見,我是一隻冇有過去的狐妖。